市場星報官方網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國數字出版轉型示范單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ww.londonferie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 > 文旅專題 > 文旅產品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徽州講堂”—— 徽州古道:九龍出海嶺上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3-09-04 21:50:38 來源: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廳   編輯:田雙 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發祥:安徽省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心研究員,安徽徽學學會會員,安徽MBA學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,安徽省高新投資集團專家顧問。專著、主編及參編《不敢寫徽州》《人文安徽》《徽州古道》《安徽文化產業發展案例》《文化強省》《中外廣告史》等書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徽州之四界,北扼黃山山脈、東據大鄣山、西交浙嶺、南及西南乃新安江穿境而過。這樣的山水四合,使得古徽州成為一個相對獨立的地理單元,與世隔離。而徽州境內溪水密布、群山茫茫,難以通行。南宋《新安志》載:“自睦州青溪縣界至歙州,路皆鳥道縈紆,兩旁峭壁,僅通單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三國始,徽人以山中的青石、竹木為材料,持續千年之久,鑿空徽州的山山水水,營造出一條條古道。這些古道多順山勢、沿溪水而建,遇山開路、逢水搭橋,五里一亭、十里一廟,猶如藤蔓一般蔓延到徽州的府縣鎮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國時,吳國大將賀齊出守新都,鑿連嶺,以通江浙。隋末汪華,起兵保州,鑿箬嶺,以通太平。唐代,官郵發達,郵路、驛路、官道縱橫徽州境內。明弘治、成化年間,徽商興起,綿延三百余年至清代末期。發跡的徽商回報鄉梓的方式之一,便是架橋梁、修道路。于是,依托于徽商雄厚的財力,三四百年來,徽州人以府城所在地歙縣為起點,鑿出多條通往境外的古道,有“九龍出海”之說,即出西門的徽浮(梁)、徽安(慶)、徽池(州)、徽開(化)、徽婺(源)古官道,出北門的徽涇(縣)、徽寧(國)、徽青(陽)古官道,出南門的徽(南)昌古官道。明清時期,徽商鼎盛,商運發達,出境陸路有東至蘇杭,西抵四川,南到閩廣,北達安慶、南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九條古道蜿蜒若游龍,徽州大山綿延似滄海,古道時隱時現于古松、翠竹、碧溪之間,山中嶺頭便成了龍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箬嶺,旌歙、西箬嶺、東箬嶺、隋唐四條古道于此交叉。清道光《徽州府志》載:“唐汪華鑿為二道,一通旌德,一通太平,亙六十里,皆險窄。”明代天啟年間(1621年-1627年),設箬嶺巡檢司,以征稅費。清順治四年(1647年),于嶺頭建關,關門刻“天險重開”四字。若是秋來箬嶺關,幾十畝黃山貢菊到了綻放的時節,菊香飄進嶺頭的汪國公祠中。祠前,幾株蒼翠的青松拔地而起,幾條青石凳子安放在松樹下。這里是徽州古道的源頭之一,也是徽州本土神靈汪國公豐功偉績的見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箬嶺古道(組圖)(圖片來源:攜程@海闊天空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昱嶺關上,俗稱“杭徽大道”的徽昌古道在此鏈接浙江與安徽。東南望昌化,一片煙靄;西北闞徽州,無數惆悵。游子們背井離鄉,依依不舍,多少次含淚的目光回望故鄉,隨后毅然踏入無盡的徽杭古道,直奔京杭大運河的起點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歙縣昱嶺關(組圖)(圖片來源:黃山市文化和旅游局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牯牛降中,七彩谷內,徽池古道穿梭而過,青石板上已經長滿苔蘚,牯牛降籠罩在一片云霧之中,一路伴隨著遠行的人們。道路兩旁,斜放著一塊塊青石板,銘刻著往來于古道上的商人姓名;櫸根關上,巨大青石壘成的關隘,歷幾百年的風雨洗禮,黑如玄鐵,靜默無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臺縣牯牛降景區(組圖)(圖片來源: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臺縣櫸根關(圖片來源: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徽安古道進入祁門縣大坦鄉燕窩里村,便直直地“插”入大洪嶺。這里是昌江的源頭,世界三大高香紅茶之一的祁紅原產地。“七上八下”的大洪嶺,春來杜鵑簇擁古道、夏至翠竹迎風搖曳、秋臨水杉落葉遍地、冬降白雪漫山銀裝。據史料記載:明萬歷年間(1573年-1620年),祁門孀婦鄭氏捐銀修辟,后年久失修,洪水沖刷,山崩道塞,石磴剝蝕。清道光年間(1821年-1850年)重修,鑿山平路,加鋪三米五寬的青石,一路通往安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祁門縣大坦鄉燕窩里村(圖片來源: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翚嶺關,徽涇古道的制高點,宋代于嶺頭設關。明嘉靖十三年(1534年),寧國府通判李默倡修,成為通衢。清康熙五十七年(1718年),洪水沖毀石壁山道,嘉慶十年(1805年),朱旺村朱文煥后裔重修,費銀5100兩。這條古道自唐宋至清代為官員來往徽州、宣州的官道之一。宋嘉祐三年(1058年),王安石由江西經徽州赴寧國府經此道,賦有“夜過翬嶺月明中”詩句。1917年12月的某一日,翚嶺關上傳來了咿咿呀呀的抬轎聲,轎子從旌德的江村而來,端坐著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博士胡適的未婚妻江冬秀,從此,古道上也留下了一段奇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徽涇古道(圖片來源@陳發祥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右龍嶺頭,徽饒古道自此入饒州。十公里外,江西浮梁境內,瓷器最早的發源地之一的瑤里古鎮,靜靜地躺在瑤河的臂彎中,不遠處就是著名的高嶺土礦坑;震埞诺来┻^右龍村幾千畝有機茶園,在碧綠的茶葉園中,留下青黑的石影。嶺頭之上,是新安江的正源,孕育出率水的六股尖。六股尖中,巨樹蔽日,溪水潺潺;右龍村頭,茶香輕飄,小橋曲折。你若走古道累了,坐在村頭的紅豆杉下,抿一口綠茶,聽猶如林中鳥鳴的徽州話,細細地嚼著徽州的石頭餅,滿口生香,不知歸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徽饒古道 新安源有機茶基地(圖片來源: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右龍村樹皮屋 右龍古村落(圖片來源: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際,是徽開古道的最重要節點。元末,聽聞朱元璋由浙江從此入徽州,村民們堅守在此三日之久,未曾接到圣駕,“白接一回”的逸事成了白際的地名。如今,這里是驢友的天堂,深山中的秘境。早晨醒來,巴掌大的白際鎮,處處是帳篷,遍地皆營地;臻_古道從白際鎮起至浙江開化境內,沿途少青石,更多的是雜草掩道。村落懸在半山腰,梯田中,各色莊稼呈弧線層層鋪開。秋日來時,南瓜悠然長在路邊,火紅的芭蕉葉燃燒在屋后,楓楊金黃的樹葉飄到你的發間,村中的黃狗會尾隨你一路到山頭,然后悻悻地折回。宋代,徽開古道的馬金嶺筑有關塞,以抗御金兵的入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徽開古道白際鎮(組圖)(圖片來源: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叢山關、羊棧嶺、江南第一關、西武嶺乃至湯嶺關等,古道嶺頭的關隘經千年的積累,數不勝數,但始終矗立在徽州四圍的叢山中,四季變幻,不枯不榮。其實,華夏大地處處有古道,尤其是山中,如大別山人要出皖西重重山嶺,就必須踏出路來,但那些土路早已被荒草淹沒。而徽商富甲天下的財力及樂善好施的精神,支撐著徽州人世世代代不輟于古道修建。于是,這些青石板、古關隘、茶亭及寺廟組成的古道,便沉淀下了歷史,記載著故事,成了后人瞻仰的圣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徽州古道,自三國大將賀齊開鑿,持續不斷,現存124條之多。千年以來,古道上,車馬人流,如過江之鯽;山野中,鳥獸歡騰,乃自然樂章。許多發生在古道上的舊事,被后人記述下來,成了傳奇逸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洪嶺,如巨蟒,七上八下十五里,鉆云破霧八十一道彎,南指景德鎮,北望揚子江。”——這是流傳于祁門、石臺、太平、黟縣四縣交界處的燕窩里村一帶的民謠。大洪嶺古道,由祁門縣大坦鄉湘源村鄭姓寡婦一人捐資,明萬歷年間鑿通。此后,長江的魚獲源源不斷輸入徽州。因山高路遠,旅途漫長,夏日里,挑在木桶中的江鮮鱖魚微微腐臭,卻因此而誕生出徽菜名品臭鱖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洪嶺古道(組圖)(圖片來源: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皖美好味道”——徽州臭鱖魚(圖片來源: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嶺古道,南自婺源縣浙源鄉虹關村,北至休寧縣板橋鄉樟前村,一路十八折,游走于山中茶園。浙嶺之上,清康熙年間所立的“吳楚分源碑”赫然矗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嶺古道(組圖)(圖片來源: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徽杭古道自績溪縣伏嶺鎮祝三村,穿過江南第一關,越過海拔1050米的藍天凹,便至浙江省臨安區馬嘯鄉永來村,一路伴隨著登源河,逶迤二十多公里?兿裰{有曰:不慌不忙,三日到余杭。北宋寶祐年間,徽杭古道始修,但一直是蜿蜒小道。明嘉靖年間,兵部尚書胡宗憲于浙閩等地抗擊倭寇,偶有返鄉省親,常走昱嶺關大道。但家中一黑狗,獨自穿山越嶺,每每早早到達故土龍川,胡宗憲遂命人尋狗跡而擴修為徽杭通衢。自此,三日之內,徽商便可攜山貨而至大運河起點。胡雪巖、胡適之、汪靜之等人,都曾在古道上留下足跡。古道安徽出口的祝三村,每年農歷十月十五,村民放下農活,自發聚集在一起,義務整修穿村的五華里古道,此為“祝三路會”,代代相傳,持續二百年之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徽杭古道(組圖)(圖片來源: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塔嶺,位于婺源與休寧相交的塔嶺古道之上。溪水旁的捶衣石上鐫刻著民國二十三年九月,皖贛兩省的行政長官共同署名的“贛皖界碑”,印證了公元1934年7月,婺源被劃入江西上饒的舊史。古道不遠處,就是婺源溪頭鄉的龍尾山,那里深埋著冠絕華夏的龍尾硯的籽料。蘇軾有詩贊曰:皎皎穿云月,青青出水荷。在傍晚的霞光中,炊煙不見、人跡了了、深山空遠,只留下孤寂長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塔嶺古道(組圖)(圖片來源: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道“苦”旅之中,無人可語,便直面大山,獨對溪水,執著前行,希冀喚醒古道兩旁的古村、古橋、古廟、古冢、古關隘、古驛站、古茶亭。不知不覺中,漸漸地聽到跟隨者的腳步,敲響了古道上的青石板,猶如抑揚頓挫的琴音,高山流水中,與客和鳴。(本文為安徽省社會科學創新發展研究課題階段性研究成果,課題編號為2020CX212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陳發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凡市場星報、安徽財經網、掌中安徽記者署名文字、圖片,版權均屬于市場星報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者個人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帖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;已經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市場星報、安徽財經網或者掌中安徽”,違者本單位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線電話:0551-626201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舉報電話:0551-6437691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舉報郵箱:3598612204@qq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徽財經網手機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市場星報公眾微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市場星報微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掌中安徽APP下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人久久www免费人成看片,女人茄子自慰流白浆不止,女人体(1963)菠萝蜜视频,女人与大拘交在线播放